2012.3.31-4.28台中月臨展
2012 [小魚個展]

展期:2012/3/31 ~ 2012/4/28
茶會:2012/03/31(周六) 3:00~5:00 pm
地點 : 月臨畫廊 (台中英才路589巷6號一樓)
每星期一及每月最後一個星期日休館

這次印行三本小冊,中間對折即是這三本小冊的封面和封底。
另有做函套及信封。
說“小冊”是每冊只有十六頁,但開本22X30cm,比a4大,我很喜歡這次的印刷品。


篆刻集封面
c0037093_6404917.jpg



書法集封面
c0037093_6545578.jpg



畫集封面
c0037093_6562358.jpg



小毛拍攝
c0037093_7275349.jpg



很抱歉,這裡都荒廢了。
即使眼睛不好,這幾個月來仍努力工作,準備了這次的展覽。
最近都在臉書玩。我以“太師小魚”的名字登記。歡迎你來。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xiaoyu.taishi
[PR]
# by kindfish | 2012-04-11 06:40 | 展覽
一分人事九分天

書文寫字-一分人事九分天

2011-11-10 中國時報 【小魚/文】


 買了一個好相機的時候,正好我的右眼壞了。出門照像都帶著太太,她的手指差不多都碰到小花,說:「小花在這裡!」鏡頭找到小花,再叫她手拿開,全自動對焦,按下快門。按出成果圖,問太太:「清不清楚?」太太說:「好極了!」

 這就是我的「一分人事九分天」,我只是按快門盡一分人事,銳利的鏡頭、小花、太太的手指,這是九分天。

 我曾經畫一座山,前面幾棵樹。畫好後題句:「我多情的一眼,她就前樹後山地佳妙起來。」多情的一眼是我的一分人事,前樹後山是九分天。

 現在我是眼睛出了問題,暫時被太太禁止刻印。但我不服氣,其實這樣更能「一分人事九分天」呀!但在這之前,我早就是「一分人事九分天」了。印章我喜歡刻隸書,隸書不就是那個樣子嘛,自己也不能造字,造字讓人看不懂也沒有意義,所以就直接寫到石頭上,刻完就可以蓋了。那麼,這裡我的「一分人事」在哪裡?對於隸書的體會算是我的「一分人事」,其實更精確說,我對於隸書的熱情喜愛才是我真正的「一分人事」,至於九分天就是隸書原本的樣子,以及刀子和石頭碰觸自動顯出的材質感。

 眼睛壞了的我,又如何「一分人事九分天」?要知道,我還有好的另一隻眼睛,短暫的聚精會神,在石頭上寫「獨具隻眼」並不困難,刻白文印的時候,「挖去成有,留下成無」是我一向的信念,也行之數十年,意思是說,效率很好,十幾分鐘就做完了。其實,我更應該刻陶瓷印,陶瓷印在沒燒之前,非常鬆脆,那是要用「輕功」,而不是一種「重工業」。它的鬆脆常使我非預期的刻落一小塊,後面的一刀又一刀就循著這樣預期和非預期的律動,直到完成。這樣,好像是我在一刀一刀的刻印,其實更像大自然的律動,這也歸在「九分天」的範籌了。我這時的「一分人事」仍然是我躍躍的熱情。



c0037093_559451.gif

[PR]
# by kindfish | 2011-11-11 05:25 |
光明普照四條




c0037093_12534161.gif







c0037093_12535546.gif







c0037093_12541647.gif







c0037093_12543544.gif

[PR]
# by kindfish | 2011-10-27 12:55 | 書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