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秋堂
花梨木(廢棄的桌子腳)塗油漆
5.7x5.7x14cm
算是巨印了
印章鈐蓋在玉扣紙(一種很便宜的紙)
刻的工具bosch木雕刀(磨成篆刻刀一樣平口)
兩年前漆的
漆得像鋁箔包果汁盒
不摸不黏
越摸越黏(我可能要把這兩年也不乾的油漆磨掉)
邊款直接刻
不寫墨稿(順著木紋破掉的就算是墨暈吧)
印泥:特級加少許藍色印泥混合

c0037093_9581038.jpg


c0037093_954451.jpg


c0037093_104124.jpg


c0037093_1061165.jpg


c0037093_1063468.jpg


c0037093_1065579.jpg

[PR]
by kindfish | 2006-11-11 09:52 | 齋館堂號印 | Comments(17)
Commented by 有蘭 at 2006-11-11 10:54 x
看了好爽!
Commented by kindfish at 2006-11-11 12:06
能爽最好
Commented by 太師 at 2006-11-12 15:28 x
雖然有點老衰無力
但我還要借用電力
大力玩
Commented by 有蘭 at 2006-11-12 22:36 x
要玩就要玩真的
我是這麼想的
Commented by 阿北 at 2006-11-13 10:46 x
哈哈哈哈,以前學校的課桌椅我也有在上面簽名,可是結果就是被帶到訓導處,等候我父親來救我。
Commented by 太師 at 2006-11-13 12:10 x
哈哈
這樣看來
阿北是無所不刻的前輩
Commented by 太師 at 2006-11-13 12:20 x
在某網站看到這樣的留言和跟帖
.................
甲:怎麼盡刻這些無厘頭的東西
乙:這叫閒章,印章並不是只有刻姓名才叫印章
Commented by 阿北 at 2006-11-14 15:04 x
哈哈哈哈,比起那位聽到播音就會在捷運上刻名字的大爺而言,算是望塵莫及的說。
Commented by 有蘭 at 2006-11-14 17:51 x
哈哈哈哈哈
這個好笑
Commented by 小吵 at 2006-11-14 22:55 x
兩年也不乾的油漆真厚ㄟ

Commented by 小毛 at 2006-11-15 01:28 x
閒章……
突然想到…
那……有"忙章"嗎
Commented by 太師 at 2006-11-15 03:47 x
小吵:
漆 我本以為是一種顏料而已
但 了解它也要一把學問
Commented by 太師 at 2006-11-15 03:53 x
小毛:
目前想到的忙章有三
一臨時任命的將軍印 直接在銅上鑿 慌急不管美感
二區公所外的刻印攤
三忙著刻閒章 被逼的很慘
Commented by 太師 at 2006-11-15 04:07 x
阿北:
我在櫃子上亂刻字
http://kindfish.exblog.jp/pg/blog.asp?eid=c0037093&iid=2&acv=&dif=&opt=2&srl=380964&dte=2005%2D01%2D21+20%3A52%3A37%2E000
應該可以得第三名吧
因為我是家長 沒人敢說什麼
Commented by 小毛 at 2006-11-15 22:26 x
太師,雖然您在百忙之中,寫了三個的忙章
但…
我竟沒一點同情心,只是一直覺得好笑
哈哈哈
Commented by 二郎 at 2006-11-18 09:43 x
太師的引言"姓名章以外的無厘頭算是閒章"
忙章籠統來說就是姓名章
然太師三大忙章,指的是急就章
一二是急就章也是忙章,因都刻些姓名章
三是刻閒章,不因被逼而成忙章,只是急就章
可是急就章不一定就是不好
刻章急就如果是靈動一現 走刀無疑 一氣呵成 錯落有致
都是很好的閒章與忙章,閒章還是閒章,忙章還是忙章
然被逼的就不好嗎?又好像不那麼直接
當然,對藝術家性格強烈的金石家隨興尤佳,有此一說
再者,戰亂慌急不見得就不管美感
否則,急就章將軍章豈可曾蔚為風潮
太師強調的是刻印隨興的雅緻
往往都是突然的或慢慢醞釀來的突然
靈動一現所刻的閒章或忙章
但不管閒章 忙章 慢就章 急就章
自己滿意 別人合意
攏總是好章
哈哈~ 好玩啦!
所以,
Commented by 太師 at 2006-11-19 08:27 x
謝謝二郎
最近都忙別事
印章反而少作了

因為太隨興而為
所以會累積印債
不過我常會如你所說:"突然"
突然還掉一堆印債


<< 坐千峰館 劉孟寬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