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   2018年 10月 ( 8 )   >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
野日荒荒白。杜甫句。

野日荒荒白。杜甫句。
印度小葉紫檀。陳穎昌磨製送我。
3.2公分正方。
野日荒荒白,春流泯泯清。昨日刻春流泯泯清,今天該休息,我以為手不會痛,今日又刻了野日荒荒白,拇指手皮搬位了。
但就這樣吧,苦情手刻苦情伯的句子,很相宜!
印泥,異雲贈我九華堂朱砂印泥。

c0037093_03581458.jpeg
c0037093_03584177.jpeg

[PR]
by kindfish | 2018-10-31 04:01 | 篆刻 | Comments(0)
春流泯泯清。杜甫句。



說不刻要睡覺了,又變成刻印不睡覺了。
陳穎昌給我印度小葉紫檀。很硬。算是生活中的運動。
野日荒荒白,春流泯泯清。杜甫句。野日荒荒白下次刻。
3.2公分正方。
異雲贈我九華堂朱砂印泥。

c0037093_20154359.jpeg


c0037093_20183881.jpeg

c0037093_20205416.jpeg





[PR]
by kindfish | 2018-10-30 20:19 | 篆刻 | Comments(0)
四塊木頭
三刀劈成四塊
日本製菜刀和鋸子

c0037093_12393124.jpeg
c0037093_12413812.jpeg
c0037093_12422892.jpeg




[PR]
by kindfish | 2018-10-26 12:42 | 篆刻 | Comments(0)
鐘鼓樂之

鐘鼓樂之。詩經句。
刻賀朋友子女結婚。
銀印。925純銀。(通常說925是純銀)
印面2.1公分正方,高3.2公分。

c0037093_12255222.jpeg

c0037093_12273424.jpeg

c0037093_12284104.jpeg
c0037093_12294476.jpeg

c0037093_12543048.jpeg




[PR]
by kindfish | 2018-10-21 12:29 | 篆刻 | Comments(0)
登高。白帝城最高樓。杜甫二首。
c0037093_13245301.jpeg
c0037093_13382090.gif
c0037093_13414872.jpeg



[PR]
by kindfish | 2018-10-13 13:26 | 篆刻 | Comments(0)
杜甫二句二印

風急天高猿嘯。杜甫句。
原句「風急天高猿嘯哀」,去哀字。
藍花青田。3.6公分正方,高十六公分。
先刻完邊款就被訂,印面拖了兩年,於今完成。
感謝訂者包容我的任性。
更感謝訂者的眼光,欣賞了苦情伯杜甫最悲哀的兩首詩。

c0037093_03070041.jpeg
c0037093_03083932.jpeg
c0037093_03092967.jpeg

杖藜歎世者誰。杜甫句。
原句「杖藜歎世者誰子」。
藍花青田。3.6公分正方,高16公分。
c0037093_03101945.jpeg

c0037093_03123880.jpeg
c0037093_03131094.jpeg
c0037093_03135696.jpeg



[PR]
by kindfish | 2018-10-06 03:10 | 篆刻 | Comments(0)
李白詩一首
李白"渡荊門送別"
全開四屏
正大筆莊五言對聯圖案紙
古梅園墨汁
【原文】
渡遠荊門外,來從楚國遊。
山隨平野盡,江入大荒流。
月下飛天鏡,雲生結海樓。
仍憐故鄉水,萬里送行舟。


c0037093_13130007.jpeg
注釋
⑴荊門:山名,位于今湖北省宜都縣西北長江南岸,與北岸虎牙三對峙,地勢險要,自古即有楚蜀咽喉之稱。
⑵遠:遠自。
⑶楚國:楚地,指湖北一帶,春秋時期屬楚國。
⑷平野:平坦廣闊的原野。
⑸江:長江。大荒:廣闊無際的田野。
⑹月下飛天鏡:明月映入江水,如同飛下的天鏡。下:移下。
⑺海樓:海市蜃樓,這里形容江上云霞的美麗景象。
⑻仍:依然。憐:憐愛。一本作“連”。故鄉水:指從四川流來的長江水。因詩人從小生活在四川,把四川稱作故鄉。
⑼萬里:喻行程之遠。

賞析

這首詩是李白出蜀時所作。李白這次出蜀,由水路乘船遠行,經巴渝,出三峽,直向荊門山之外駛去,目的是到湖北、湖南一帶楚國故地游覽。“渡遠荊門外,來從楚國游”,指的就是這一壯游。這時候的青年詩人,興致勃勃,坐在船上沿途縱情觀賞巫山兩岸高聳云霄的峻嶺,一路看來,眼前景色逐漸變化,船過荊門一帶,已是平原曠野,視域頓然開闊,別是一番景色:

“山隨平野盡,江入大荒流。”

“山隨平野盡”,形象地描繪了船出三峽、渡過荊門山后長江兩岸的特有景色:山逐漸消失了,眼前是一望無際的低平的原野。著一“隨”字,化靜為動,將群山與平野的位置逐漸變換、推移,真切地表現出來。這句好比用電影鏡頭攝下的一組活動畫面,給人以流動感與空間感,將靜止的山嶺摹狀出活動的趨向來。

“江入大荒流”,寫出江水奔騰直瀉的氣勢,從荊門往遠處望去,仿佛流入荒漠遼遠的原野,顯得天空寥廓,境界高遠。后句著一“入”字,寫出了氣勢的博大,充分表達了詩人的萬丈豪情,充滿了喜悅和昂揚的激情,力透紙背,用語貼切。景中蘊藏著詩人喜悅開朗的心情和青春的蓬勃朝氣。





[PR]
by kindfish | 2018-10-04 13:17 | 書法 | Comments(0)
錄世説新語

飄如浮雲, 矯若驚龍。
邊款:王羲之容止,亦可説其字。
展於國父紀念館。





c0037093_02433397.jpeg




印屏局部
c0037093_02512512.jpeg

c0037093_19223184.jpeg

c0037093_19230037.jpeg


c0037093_19240655.jpeg




[PR]
by kindfish | 2018-10-02 02:52 | 篆刻 | Comments(0)